<dd id="ykjyo"><font id="ykjyo"><i id="ykjyo"></i></font></dd>
<var id="ykjyo"><rt id="ykjyo"></rt></var>
    <code id="ykjyo"><ol id="ykjyo"></ol></code>
    <var id="ykjyo"></var>

  1. 首頁|學校概況|機構設置|人才培養|教育教學|科學研究|人才招聘|招生就業|文化江中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友風采 >> 正文
    【校友風采】顏干明:一手理想 一手商業
      時間:2019-01-08     點擊次數:    

    記者 歐陽苗

    2015年9月8日,柬埔寨國王諾羅敦·西哈莫尼,訪問太湖世界文化論壇岐黃國醫外國政要江中體驗中心,顏干明現場為其展示樟樹幫“白芍飛上天”的傳統工藝。

      在最近的兩年半里,顏干明的商業版圖在迅速擴張,從2016年布局江西古漢精制中藥飲片有限公司,到2018年落子古漢中醫藥技能培訓學校,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框架已經搭建好了”,這張版圖包含了中藥材種植、中藥飲片生產、健康管理、中藥滋補品大賣場、中藥飲片銷售、藥膳食坊、中醫門診部、大藥房、制劑中心、中藥鋪子、藥食同源大賣場、中藥炮制和鑒定技能培訓,重點打造“贛幫”品牌,同時還擁有贛十味、贛五味堂、樟建幫、繼中堂等品牌。

      “目前還沒實現整體盈利”,顏干明狡黠一笑,在他的規劃中,藥館、醫館、大賣場和制劑中心是商業,為盈利而建;藥膳坊是為了健康和接待;培訓學校和中藥飲片廠是理想,一直處于投入狀態。

      他更深的考慮是,用“賺錢的”行當來支持“不賺錢的”行當——商業板塊是賺錢的,理想板塊是不賺錢的。

      在這個思路的引導下,顏干明“左右開弓”——左手運籌商業布局,右手傳承炮制技藝,而他自己也不斷的在“出世”與“入世”間尋找平衡。

    顏干明回校講座。

      “從山西回到江西”

      高考前,父親因突如其來的一場意外右腿截肢,貧窮的家庭雪上加霜,這讓備戰高考的顏干明心里烏云密布,但也正是這場變故激發了他學醫的念頭,但由于囊中羞澀,學費是他填報志愿時唯一的考量標準。“那兒學費叁仟,是中醫藥類院校中最便宜的”。那年9月,他成為山西中醫學院中藥系的大一新生。

      大學里,顏干明對中藥炮制產生了興趣,被《中藥炮制學》這本書深深吸引,相較高考時的迷茫和無奈,考研的時候,顏干明思路清晰且活泛,“一定要讀江西中醫藥大學藥學院龔千鋒教授的研究生”,顏干明并沒未過龔老本人,也沒打過交道,但他深知一個沒有深厚底蘊和天賦的學藝者,唯有苦學和誠心。

      龔千鋒是中華中醫藥學會中藥炮制分會副會長,江西中醫藥大學博士生導師,國家級規劃教材《中藥炮制學》主編。

      當時還遠在山西讀大三的顏干明被封面上這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吸引,大四的時候背水一戰,考回江西中醫藥大學藥學院,如愿拜到龔千鋒教授門下。

      龔老至今記得,當時名下僅有的有兩個公費名額已滿,本打算把顏干明調劑到別的老師那,盡量爭取一個公費名額給他,但是窮學生顏干明說什么也不愿意接受這個福利,他敲開了龔老的辦公室門。

      他提出來的解決方案是“半工半讀”,用插縫打工賺的錢供學,龔老被顏干明的態度打動,收下了這個誠心的學生。

      顏干明一腳踏進了中藥炮制理論領域。

      他的勤奮被龔老看在眼里。為讓顏干明提升技術和理論水平,從“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龔老放手讓其負責編寫《中藥材炮制加工方法圖解》(人衛出版社)初稿。

      通過編書,顏干明深入了解了各個品種的生品與炮制品的聯系與區別,深深感受到了中藥炮制的博大精深,對其由起初的興趣轉變為熱愛,并暗下決心要鉆研一輩子。

      2010年,為配合龔千鋒教授出版《中藥材炮制加工方法圖解》,正在讀研二的顏干明被派駐樟樹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實做實拍,負責工藝拍攝,擔任理論指導。

      在樟樹,初見蜚聲中外的“樟幫”傳承人丁社如師傅時,丁師傅正在切白芍。只見丁師傅神情肅穆,一氣呵成把白芍切得薄如蟬翼,鼓起腮幫子用力一吹,白芍片便如白蝴蝶漫天飛舞,如夢如幻的“白芍飛上天”場景深深地刻進了他的心里。

      當時顏干明就暗下決心,有朝一日,他也要學會這些技能,當藥工中的“頭刀”。

      丁社如師傅告訴顏干明,樟樹市已有1800多年的藥業歷史,“樟幫”在中藥炮制技術上,不論炒、浸、炙或烘、曬、切、藏均十分考究,獨樹一幟,炮制工具、輔料和工藝也獨具一格,形成了一套自己獨特的體系。

      “白芍飛上天,木通不見邊,陳皮一條線,半夏魚鱗片,肉桂薄肚片,黃柏骨牌片,甘草柳葉片,桂枝瓜子片,枳殼鳳眼片,川芎蝴蝶雙飛片……”這些對“樟幫”獨特制作工藝形象通俗的比喻,被顏干明一遍一遍地背誦,化成手中無窮的動力。

      在丁社如師傅看來,顏干明理論基礎扎實、學習悟性高,并且吃苦耐勞,是學習中藥炮制的好苗子。2011年開始,丁社如將顏干明視為半個徒弟,向其悉心傳授“白芍飛上天”等樟幫傳統炮制技藝,但直到2014年才向媒體透露已收顏干明為徒。

      一寸白芍在顏干明的手下慢慢活了,手掌心的老繭越長越厚,刀柄越磨越亮,白芍越切越多,從三十來片到近三百片,顏干明花了六年的時間,練就了“白芍飛上天”的絕活,當初那個夢幻的場景變得現實,變得生動,變成了社交平臺上的頭像照片,如霧一般的白色柔軟線條后是顏干明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龐。

    現場教學。

      “一套鍘刀、一個打盆、一口鍋”

      2011年,杏林國醫研究室的老主任姚梅齡教授想打造一個“正品藥房”,籌備過程中,已經入職研究室的顏干明為正品藥房的成立做了大量的實地調研與走訪、臨方炮制工作。

      “一套鍘刀、一個打盆、一口鍋”等,居住的簡陋租房里擺滿了他的工具。因為當時研究室沒有臨方炮制的場地,顏干明主動請纓自己就近租個房子,為研究室臨方炮制藥材,生活和工作合二為一。

      “中藥鑒定是中藥炮制的基礎,常用中藥有600多種,有些品種性狀很相似,他深知打好這個基礎很重要”,回憶起最初學習中藥鑒定的經歷,顏干明說“當年下了不少苦功夫”,雪白的墻面上掛滿了容易混淆的袋裝中藥,每天起床后和睡覺前看一看,放在手上聞一聞,另外還專門做了幾本學習筆記,左邊貼上相近中藥的實物,右邊詳細注明名稱、性狀特征、功效、與偽品的區別和聯系等。

      “600多種常用中藥,任意拿一種一眼就能鑒別出來”,顏干明的中藥鑒別水平也突飛猛進。

      每年拿出1/4的工資購買專業工具書,但因為工資低,都是在孔夫子舊書網上淘的,每天下班回到租房里也是著火入魔似的不斷實踐摸索著“如何加工能讓其藥效發揮到極致”。

      一個有意思的插曲是因為顏干明總是在家里炮制,濃烈的藥味四處彌漫,屋子里搞得“烏煙瘴氣”直到被房東“掃地出門”,背著書、扛著鍋另尋容身之地。

      “一個包、一把傘、一雙皮鞋,為正品藥房,走南闖北、不辭辛勞”,這是老主任姚梅齡教授對顏干明的評價。他的勤懇和不計回報,被姚老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在他的引薦下,顏干明得以結識時任衛生部藥審委員、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評審專家、全國名中醫、江西中醫藥大學范崔生教授。

      已是耄耋之年的范老60年來一直堅持中藥鑒定學、生藥學、中藥炮制學和中藥資源開發利用的教學科研工作,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學術風格,對道地藥材的研究和開發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退休后受研究室邀請成為顧問,為其臨床用藥把關,堪稱用藥保護神。

      “醫生辨證的再準,方子開的再對,如果藥材不道地,品種質量不佳,就會影響治療效果”,范老在某次接受央級媒體采訪說的話被顏干明寫在了筆記本里,他也明白了中藥鑒定和中藥炮制是中藥藥效的雙重保障,是中醫療效的基礎。

      無論寒暑,顏干明雷打不動每周去范老家三次,潛心學習中藥性狀鑒別的經驗。

      在幾位泰斗級中醫藥名師的傳幫帶下,顏干明的“手藝”突飛猛進。

      2012年,為籌備太湖世界文化論壇中醫藥文化發展(南昌)高級別會議,江中集團董事長鐘虹光想籌建一個中藥傳統炮制體驗館,并想打造一個傳統炮制廠。于是,他向學校借調人,沒想到龔千鋒教授、姚梅齡教授和范崔生教授三位大佬不約而同地都推薦了顏干明。

      “你一個月多少工資”,在第一次協調會上鐘虹光董事長問顏干明。

      “四千五”,顏干明很老實。

      “我給你三倍工資,你來把這個傳統炮制廠做好”,面對董事長鐘虹光開出的酬薪,顏干明冷靜地回答“我先做完體驗館,您滿意我再回去征求姚梅齡主任的意見”。

      顏干明不負眾望,按時保質保量完成了體驗館的建設,也得以拿到了一張江中集團的入場券。

      2013年4月顏干明正式調入江中集團工作,擔任江中炮制廠廠長,但他主動提出先給兩倍工資,等廠做好再拿三倍。為籌建江中炮制廠,顏干明用了一年編制了總共23.7萬字項目報告書。

      用顏干明自己的話說:那是他理想的搖籃。創業種子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落地萌芽。

      在江中集團打磨的三年,成為了顏干明“單飛”創業的基礎,因為他后來搭建的商業框架正是來自那時的項目規劃。

    拜師儀式。

      “我希望,全國炮制看江西”

      掛祖師像、呈拜師帖、行拜師禮、敬改口茶、呈六禮、贈葫蘆……2016年5月13日,一場簡約又隆重的復古拜師儀式在首批國家級中藥炮制技術傳承基地—江西中醫藥大學藥學院進行著。

      顏干明雙手端托拜師帖,口中誦讀:“弟子頗感學識不足,久幕先生的道德和學問。為了得到先生教誨,繼承先生的學術思想、制藥技術。敢請先生雅允親侍左右,傳心授徒。愿終身追隨先生左右學習,敬拜先生為終生恩師……”,這是顏干明和丁社如師傅正式的拜師儀式,距離“樟樹結緣”已過去五年了。

      “目前,從中藥炮制流派來看,全國主要有四大幫,即京幫、樟幫、建幫和川幫,而江西占據其二。”

      丁社如師傅最拿手的“白芍飛上天”的切制技藝正是樟幫中藥炮制的特色之一,雖然樟樹自古就有“藥不過樟樹不靈,藥不到樟樹不齊”之稱,被譽為“南國藥都”,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機械化生產取代了手工加工,加上從事中藥炮制臟、苦、累且收入微薄,老藥工逐漸老去,年輕的不愿意干,樟幫中藥炮制技術面臨斷代失傳的危險。

      丁社如師傅最擔心的,莫過于祖祖輩輩傳下的手藝在他這里后繼無人、頻臨失傳。

      師徒同心,作為樟幫炮制技藝傳承人,顏干明心里一直有一個“全國炮制看江西”的理想。并一定要創造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于是他四處尋找合伙人,直到遇到有共同理念的劉杰,從一次次的思想碰撞到徹夜討論中藥飲片行業發展前景,顏干明覺得遇上了對的人。經過一年的調研和規劃后,他們達成了共同的目標,打造“產、學、研、銷”一條龍的產業鏈。

      2016年,顏干明開始籌備。

      當年,創辦了江西古漢精制中藥飲片有限公司,包含了常規飲片生產車間、口服飲片生產車間、毒性飲片生產車間和消毒產品生產車間,兩年累計產值超3000萬。

      2017年,籌辦了江西古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包含了國醫館、國藥館、制劑中心、理療中心、藥膳館、批發中心、零售中心、文化傳承中心、技能培訓中心和大師工作室,于2018年10月28日正式開業,僅兩個多月銷售額已達千萬。

      2018年,開辦了南昌市灣里區古漢中醫藥技能培訓學校,包含了江西省樟建幫中藥炮制技術培訓基地、江西省樟建幫中藥炮制技術實訓基地、江西衛生職業學院現代學徒制(中藥)試點、龔千鋒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丁社如樟幫中藥材炮制技藝傳承工作室和顏干明非遺(中藥炮制技藝)傳承工作室,招收第一批北京中醫藥大學學員43人,第二批江西衛生職業學院學員52人(一年制),2019年預計培養學員300名。

      這些年,他經常應邀到中醫藥大學、技工類院校和同仁堂等單位和企業,分享和交流中藥炮制理論和技術,并先后榮獲了全省“中藥材凈選潤切工”第一名、“中藥炮炙工”第二名、“中藥合成工”第一名;全國中藥炮制傳承基地交流大會技能競賽第二名;“全國青年崗位能手”,“江西省青年崗位能手”,“江西省技術能手”,首屆“洪城工匠”,“南昌市杰出青年崗位能手”,“十佳人才”等諸多榮譽。

      今年,年僅32歲的他入選享受2018年江西省政府特殊津貼人員名單,也因此成為本屆最年輕的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責任編輯:歐陽苗)

    【關閉】

    7夕色成人综合